1
of 1
1
of 1

「錢是第一難題」 香港歌劇的困境與生機 — 專訪香港歌劇院藝術總監莫華倫先生

December 2, 2019

 

素聞香港是文化沙漠,香港歌劇院藝術總監莫華倫第一個不讚同這句話:「香港大眾不是文化冷感,而是苦無平台,不知道或不懂得享用藝術平台。事實上,現在藝術圈越來越開放,大家也逐漸對歌劇產生興趣。」

想必大家知道莫華倫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在歌劇界耕耘多年,推廣歌劇不遺餘力。他更於 2003 年創立香港歌劇院,致力打破歌劇「高高在上」的刻板印象。我們以為歌劇是有錢人玩意,莫華倫卻說:「歌劇其實等同以前的流行曲,絕對是容易接觸的。現在還有中英字幕,不必擔心聽不懂。」加上表演劇目推陳出新,更多中文歌劇供聽眾選擇,歌劇的確可以是不同人的共同愛好。「這也不是『鬼佬大戲』。音樂是人類的共通語言,而歌劇以音樂美為先,它不屬於任何一個特定國家。」

 

兩大難關:成本及場地

 

歌唱家不使用擴音器和咪高峰,聲音需要足夠渾厚讓三層高演奏廳內的聽眾聽見,實在讓人佩服。歌劇固然值得在香港發展,但一齣製作成本動輒過千萬,聘請整隊 60 至 100 人的管弦樂團,又需要進行推廣,莫華倫明言「錢」是第一難題,成本有時操控理想。「情況像蓋房子,資金是最底層的地基。香港歌劇院現時仍有虧本情況,每每要尋找贊助。」

說到作為本地藝術團體的困境,莫華倫語帶無奈:「政府的資助金額不算多,而香港歌劇院的票房收入少於總收入三分之一,只能靠贊助來彌補一下。」在香港從事藝術創作真的需要勇氣,尤其當大家還未習慣為創作付費,也未必有閒暇留意藝術價值時。

另一個困境,是場地問題。「香港有豐富節目卻缺乏場地和配套。場地向來不足,而現存的也不夠完善。對香港歌劇院來說,香港文化中心頗為落後,沿用30年的設施追不上時代的步伐,沒有升降台等等,我們在舞台設計上也就有諸多局限。」他提到其他國家的先進:「馬德里的《杜蘭朵》歌劇加入新穎的燈光元素,牽涉複雜的照明工程,令人耳目一新。」

 

 

精心製作優秀劇目

 

但即使困難重重,香港歌劇院仍堅持每年製作兩齣國際性劇目。香港歌劇院創辦人莫華倫兼任藝術總監,他精通六國語言,和各地合作夥伴均有密切聯繫。香港歌劇院能透過他的人脈,集合各國藝術家的優秀元素,搬到香港。不僅請來優秀團隊,同時加入香港本地的演唱家,提供實戰機會,助他們踏足國際舞台。「每一場表演都是誠意之作,每一次演出都成就演唱家的突破,所有人都表現卓越。」

莫華倫認為香港是中西合壁之地,背靠祖國,面向國際,有足夠力量去成為文化樞紐,而藝術及文化永遠是一座城市的命脈,不可忽視。「歌劇混合唱、跳、演,為大家帶來精神上的絕倫享受。2018 年是香港歌劇院十五周年,當時場場爆滿。」

 

培養本地演唱家

 

不少人會思索歌劇在香港的發展。香港歌劇院不但舉辦小演員夏令營及兒童合唱團等活動,更聯同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開展青年演唱家發展及教育計劃,此計劃始於2015,一直獲各界認同及讚賞。2019年再獲香港賽馬會資助,推出新一輪三年計劃,繼續為本港歌劇界培養傑出人才,為推動本港歌劇發展作出貢獻。「本地歌唱家會定期在全港中小學巡迴,表演老少咸宜的小型歌劇,惠及市民,拉近大家對歌劇的認識。香港歌劇院將繼續普及歌劇給普羅大眾。」

 

 

 

 

文:易琦  圖:香港歌劇院
製作:Insight Media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