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f 1
1
of 1

自己劇本自己演 - 專訪何周禮建築設計事務所有限公司創辦人

March 29, 2018

文:小富婆

 

何周禮是香港著名建築設計師,而其「星球大戰」超級粉絲的身份同樣為人熟悉。兩者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他直言「星戰」對他影響極深,星戰一眾角色不安於現狀,渴望改變世界的心,更是啟發他進入建築設計行業,為他的人生劇本打下根基。

 

創業,向世界證明自己

 

想當年,何周禮是香港大學建築系一級榮譽畢業生,其後完成了碩士學位,更創辦了何周禮建築設計事務所,至今已近 20 年。不過,何周禮成長在一個富有的家庭,父親是生意人,從小就跟隨父親出席不同的商業活動,令很多人將他的成功當成僥倖,他表示:「很多人都不相信,我從頭到尾都是靠自身努力,一路走來的。」Haters gonna hate,不少人都無視他可接手家族生意,但卻希望以自身能力創業,向世界證明自己的事實。

 

「父親是做生意的,我從小就被灌輸一個概念,打工是替別人賺錢,只有創業才是自己的。」於是,他在讀書時期,已有創業的念頭,碩士畢業後,便身體力行,與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合作,在金鐘的統一中心開設美術與設計中心,教東西方建築欣賞、基礎理論課、時裝和字畫等課程,空餘時間便接一些建築設計項目。「當年的美術與設計中心很受學生歡迎,幾乎一開即爆,但建築設計的生意也源源不絕,忙得不可開交。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最後選擇離開美術與設計中心,專心打理建築設計的生意。」

 

著重細節 建立口碑

 

何周禮建築設計事務所於 1999 年,時值 97 回歸後的經濟低迷,不過在逆境中,何周禮仍能找到商機。靠口碑和人脈,還有營運上的堅持,令公司打響名堂。「我們做生意一直堅守『寧缺勿濫』的原則,建築必須與設計掛勾,然而現時很多開發商只著重經濟效益,卻忽視了建築的美感,『所以點解依家香港既建築會咁嘔心』。」他對建築設計有一份執著,至今仍堅持參與每個項目,了解每個細節。而他對細節的執著,就是連一張卡片都一絲不茍。「我們的公司名片,是出自設計師之手,黑底白字,在 20 年前能有這樣的設計,實在令人眼前一亮。」也就是說,從一開始,他已考慮到品牌包裝的重要性。

 

 

將國外設計帶回中港

 

何周禮為了令每個項目盡善盡美,經常遠赴歐洲、英國及意大利,從當地建築獲取設計靈感。早前,公司與Foster & Partners合作設計及興建啟德郵輪碼頭,亦與Zaha Hadid Architects夥建沙田城市藝坊,更藉此項目奪得多個建築設計獎項。此外,公司亦積極參與舊區活化,希望在發展城市的同時保留香港文化,更與Rem Koolhaas之OMA合作競投中環街市改造項目。

 

最近公司更負責設計重慶首個電競體育館,該項目集比賽場館、培訓中心及酒店於一身,主場館佔130萬平方呎,可容納7,000人;另設電競綜合孵化及培訓中心暨主播訓練中心,樓面面積約100萬平方呎;另一五星級電競主題酒店樓面達70萬平方呎,提供450間套房。如此龐大的工程項目,是目前香港業界難以超越的。被問到是否刻意經營,他卻表示一切都是機緣巧合。

 

 

「公司在機緣巧合下接到內地幾個大型工程項目,包括前海深港青年創新創業夢工場、重慶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暨Plug & Play 創新加速器及大數據學院,最近更接到電競體育館,這也是我們當初意料不到的。」

 

 

在何周禮眼中,一個成功的規劃及建築群體,除了選址、定位、交通及宣傳等因素外,亦必須與周邊的環境及配套配合,同時亦要與營運者合作,切實執行雙軌或多軌的營運模式,而單一的「荒島式」發展必定是問題的根源。「假若失去軟件與硬件的互相配合,建築物的使用只會偏離原有劇本,無論建築物設計是否成功,也只會是徒然。」

 

期待下一個劇本

 

時至今日,何周禮建築設計事務所已在業界聲名大噪,值得一提的是,他除了設計正規建築,也有一些更破格的設計,早前他向政府提議在大嶼山興建主題式墓園,一如國際設計大師安藤忠雄為台北設計的「水之納骨堂」。「將墓園與自然環境相結合,提倡孝道之餘不失保育意味。」在現實中,亦承接了不少骨灰龕項目。

 

當被問到未來希望嘗試哪些設計,何周禮說:「希望嘗試過往未曾接觸的範疇,例如宗教建築。」下一個劇本永遠都是最值得期待的。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