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f 1
1
of 1

年輕人的上流法則:培育本地中小企 - 專訪香港中小型企業聯合會第一副會長趙淑楷Roco Chiu

April 27, 2018

文:小富婆

 

現在的年輕人為什麼有很多負面的標籤?美國經濟學家泰勒.科文(Tyler Cowen)曾在著作中提到,現在的年輕人有時被稱為「被遺棄的世代」(Generation Limbo),窩在家裏的時間長,找的又是自由工作和兼職。也許,年輕人欠缺的是向上流的空間吧。


專訪香港中小型企業聯合會第一副會長趙淑楷(Roco)時,他表示上一代的香港處於黃金時代,很多大型公司將亞太區總部設在香港,為當年年輕一輩帶來大量的晉升機會,但因為種種因素,後來很多公司把亞太區的總部遷到新加坡,不但帶走了人才,連年輕人的上流空間也一併帶走。到新加坡公幹時,大家可發現在不同的行業裏,均不困難找到不同行業的人才,管理層的斷層並不會像香港這麼嚴重。一個只有不足四百萬人口的地方,能提供足夠的上中下梯階的工作。而香港有七百多萬人口,背後有十三億人口的市場,卻沒有足夠的上流的晉升空間,這是一個多麼不可接受的事實現象。要扭轉目前形勢,培育本地微企、中小企,會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之一。

 

一切由中小企開始

 

任何成功和具規模的公司,都必定經過微企,中小企的階段。現時香港有98%以上的公司屬中小企業,培育中小企相當於推動整個香港經濟。「上一代很多大型公司將總部搬離香港,如今這些公司已在海外『落地生根』,很難叫他們將重心放回香港,但我們可將資源放在本地中小企,一旦它們長成大型公司,便可為年輕一代提供更多頂層職位。亦因為這些企業在香港成長,人才、資源都集中在此地,他們很難將業務重心搬到其他地方。」


 眾所周知在香港營運業務的成本高昂,但身兼維健醫務有限公司行政總裁的 Roco 認為,缺乏人才的情況更為嚴重。「雖然政府推『專才計劃』吸引外地人才,但因限制太多,很多人因而卻步。此外,外地專才大多輸進本地的大型公司,對中小企來說幫助不大。」

 

培育人才的重要性


外援不足,回看本地人才市場,亦因為缺乏上流的機會,令中上層的人才相當有限。不過 Roco 對人才培訓自有一套,深信三個資質平庸的員工會等於一個諸葛亮,既然沒有「一整個人才」,何不化整為零?以創科行業為例,現時香港的教育制度遠追不上社會發展,高等院校仍未設有人工智能、大數據分析等專業課程,自然缺乏全方位的人才,但讓員工學習局部的技術,公司也能因而受惠。


「我們曾派資料數據員去學習數據分析,回來後讓他參與數據分析,在大數據時代,這樣的技能可提升他的上流空間。」此外,Roco 認為年輕一輩一方面要自我增值,另一方面也要適時付出,聽取前人的經驗,這樣對他們會有很大的幫助。


Roco也以前人身份分享他的工作經驗,「年輕人要不怕吃虧,我在打工的時候,經常出外公幹,逢禮拜五飛回香港,禮拜六到公司處理文書工作,禮拜日再飛到其他東南亞國家。由於我願意出差,對東南亞每個國家都有深入的了解,因此有很大的上流空間。」他勸勉現在的年輕人,不要怕吃虧,而且要有長遠的目光,這樣才能步向成功。

 

商會會以推動「大灣區」為大方向

 
當然,一間中小企能否成功,很多時候都需要政府政策去推動業務發展。香港中小型企業聯合會正正能擔任橋樑的角色,能代表中小企業向政府發聲,同時亦幫助政府制定合理的政策。
 
香港中小型聯合會自1996年成立,會員企業遍及各行各業,包括電子、工業機器、印刷及出版和珠寶首飾等製造行業,亦有醫療、法律、零售和批發等非製造行業。現時,商會已有超過1400名會友。因為有來自不同行業的聲音,商會肩負重任,「很多時候,香港政府會主動與我們聯繫,諮詢各大政策的方針,同時我們亦會代表中小企向政府發聲,一些政府議案的重要,例如《施政報告》,《財政司預算案》,我們會參與諮詢,務求政策能幫助中小企業在香港發展。
 
以「粵港澳大灣區」為例,就像一個在鄰家的市場,我們只要走過去便可拓展我們的業務發展。商會將會致力推動「大灣區」的發展。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