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f 1
1
of 1

紡織界需要競爭力和吸引力 - 專訪現任香港立法會議員鍾國斌(一)

April 24, 2018

文:佛洛e得

 

樓價高、租金貴,在香港經營生意毫不容易,但事實是否如此?上年末世界銀行公布的2018年「營商環境報告」中,香港依然名列 5 名之內,作為香港人的我們,似乎不應該妄自菲薄得太早。既然優勢仍在,那重點應該在經營之道上。本網有幸邀得來自紡織及製衣界功能界別的現任香港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先生,以過來人的身份跟我們分享經營之道。

 

主動要求承繼父業

 

無論是經營生意,還是經營人生,離不了一連串的選擇,而鍾國斌初涉職場的一次選擇,直接決定了他往後在紡織及製衣界的路。

 

「當時是 80 年代,我剛從英國畢業回來,修讀的是測量,也在測量行業工作過兩年。當時正值中英會談,人們走的走,移民的移民,對香港前景沒信心,樓市亦相應轉差。父親也曾打算把織造廠的生意完結移民去,但我身在地產行業,看著樓市轉淡,製衣出口生意卻一直暢旺,怎說也沒理由放棄在賺錢的家族生意,而投向前景不明的地產界,所以便叩門跟父親要求接手經營織造廠,毅然轉行了。」

 

其後 90 年代經濟起飛,地產市道上揚已是人所共知的事。今日回看,鍾氏看似作了錯誤的決定,但也是轉戰紡織及製衣界後,他才遇上加入商會、政壇的機遇,近年更是政壇得意,當上立法會議員及自由黨的黨魁,可見選擇固然重要,但如何好好經營,其實更值得深思。

 

為紡織業注入吸引力

 

自接手父親製衣生意外便著手轉營,92年北移到東莞設廠,一直運作至今。問到接手後可有遇過甚麼困難,鍾國斌坦言當時紡織廠仍有配額制度的保護,營運上未有太大難處,反而是後來沒有了配額制度,就開始要面對全球化的挑戰。

 

「其實這也不是香港獨有的問題,為了降低成本,生產地一直在轉移,從前大陸生產夠平,今日已經要向越南、柬浦寨、緬甸等遷移才能找平價勞工。」打價格戰從來不是香港的強項,但筆者說紡織業是夕陽工業,鍾國斌表示否定。「不是的,也有製衣廠仍然做得很好。不過紡織業要發展下去,就的確只有兩條路:競爭力和吸引力。」競爭力不難理解,價錢上鬥平,成本要進一步減低;至於吸引力,鍾氏再仔細分為技術和設計兩大方向。

 

香港設計不容小看

 

注入技術元素方面,可以是新物料的應用,也可以是用新技術去提升效率,筆者覺得不難理解,但說到設計,筆者表示懷疑。尤其在 Fast Fashion當道的今日,款式抄襲已是家常便飯﹐香港設計真的有優勢嗎?

 

「其實香港的設計師都很有水準,香港理工大學有全亞洲最好的時裝及紡織學系,將軍澳的香港知專設計學院,深水埗有由前北九龍裁判法院保育改建的薩凡納藝術設計大學,人才供應相當穩定。一般市民覺得香港沒時裝設計師,只是他們沒機會讓人認識,他們未必有自己的品牌,但不少其實為大型時裝店如 I.T.、連卡佛、izzue 造設計,為他們打造品牌形象。」


Load More